新书《催妆》

《催妆》

好兄弟为解除婚约而苦恼,

端敬候府小侯爷宴轻醉酒后为好兄弟两肋插刀,“不就是个女人吗?我娶!”

酒醒后他看着找上他的凌画——

悔的肠子都青了!

凌画十三岁敲登闻鼓告御状,舍得一身剐,将当朝太子太傅一族拉下马,救活了整个凌氏,自此闻名京城。后来三年,她重整凌家,牢牢地将凌家攥在了手里,再无人能撼动。

宴轻每每提到都唏嘘,这个女人,幸好他不娶。

——最后,他娶了!

------------------------

宴轻:少年一捧清风艳,十里芝兰醉华庭

凌画:栖云山染海棠色,堪折一株画催妆

西子情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