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史上最悲催的穿越

南宫琦是被一阵哭声吵醒的!当她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蔻儿正在啼哭。

“呜呜-,小姐,你终于醒过来了。你都昏迷了三天了!”见阮琦睁开眼睛,丫鬟蔻儿激动的一把抱住了她!

“好了,蔻儿别哭了,我口有点渴,你给我倒杯水呗!”阮琦觉得喉咙快要着火了,她此刻很混乱,丫鬟还在哭哭啼啼扰的她有点心烦意乱。“小姐,你要喝水吗?我马上去给你拿,”说完就转身跑出去了跑出去了。

昏迷三天?为何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只记得老爹让自己去寺庙上个香,回来的路上被人打昏以后就再没有感觉了。

“小姐,水来了。”小丫鬟拎着茶壶跑进来,快速倒了一杯递给她,“小姐,你慢点喝。”说话间又带着哭腔。

阮琦明显感觉到这小丫头看自己的眼神中总带着同情和内疚。搞得好像自己被怎么了一样。

“你有什么话就说吧,发生了什么事儿?头好痛,我好像记不得了……”

听南宫琦这么一说,她扑通一声跪下磕了个响头哭着道:“小姐对不起,您待奴婢如亲姐妹,可是奴婢却没有照顾好你!小姐要打要骂奴婢绝无怨言!”

“你不要那么激动,快起来,我没有怪你。”阮琦把她搀扶起来,这古人就是麻烦,动不动就是三叩九拜。

“小姐你真的不记得了吗?几天前小姐去安和寺上香,回来的路上被山贼掳了去……”她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

小丫头蔻儿告诉南宫琦,她被歹人掳走,三天后在后山破庙找到她时,她衣衫不整,血迹斑斑,明眼人都知道这南宫小姐明显是被人毁去了清白嘛。

南宫琦之前与二皇子宇文周于宫宴上一见钟情,两情相悦,文王向皇帝求的御赐婚姻,并定于本月初六完婚。这本是郎才女貌,皆大欢喜的一件美满姻缘。

可是发生了这种事儿,皇家为了颜面是断不肯再把南宫琦娶回去的,南宫家虽然极力封锁消息,可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一夜之间,京城人人皆知南宫家小姐未出阁便失去了清白,成为了弃妇。

八年前,一道莫名的光圈使她这个21世纪的新新人类来到了这个从来没听说过的异世,成为了辅国公的大小姐南宫琦。

由于身子不好,南宫琦从小就被送到青云山休养,远离世俗。一月前才被南宫行接回京城。

这南宫琦也真够惨的,这是招谁惹谁了啊!更惨的是自己吧,要在这个视女子名节为一切的异世顶着一具残破之躯生存下去。这乃史上最悲催的穿越吧!

晚间用过晚饭后,托蔻儿出去打探消息,阮琦便躺在床上想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心想实在不行就回青云山去找师父和师兄,师兄定能保自己一世无忧。

突然听到有人朝这边过来。想想就知道是谁,她懒得应付,便赶紧闭上眼睛装睡。

“你们先下去吧,不用守在这边,免得扰了小姐休息!”

“是,老爷!”

南宫行遣退下人便推门走了进来,站在南宫琦床边呆望着。

其实他们父女关系并不好,南宫行在朝为官,不管是同僚间或是府里的主仆间,南宫行都谦和有礼,可唯独对着女儿却温和不起来,虽说没少吃少喝的,就是不亲近。

站了一会儿,南宫行转身坐到桌边坐下背对着她。南宫琦在青云山呆了七年,就连她生了一场大病都没来看看她,五年前南宫夫人去世也不让她回来,倒是哥哥南宫瑾会时常上山去看看自己。

没一会儿南宫琦就睡着了。她睡得很不安稳,总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猛的睁开眼睛,不知何时南宫行又走回来站在床边,眼睛死死的瞪着自己,南宫琦也瞪大眼睛盯着他,后背都湿透了。南宫行眼里的杀气压的她快喘不过气来了,他突然掏出来了一把匕首向自己刺过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南宫琦突然惊醒,却发现已经是第二天了。

“小姐,你怎么了?”蔻儿刚好打水回来,便听到南宫琦的尖叫声。

南宫琦一把拉住蔻儿问道:“蔻儿,老爹昨个夜里是不是又来过了?”

“小姐,老爷昨天下午来过一趟,进来看了一下见你没事儿就离开了。”

“不可能,我明明看到了,那感觉不会错的。”南宫琦更加心惊。

“小姐,你是不是因为之前......大夫说了,你不能太激动,你肯定是做噩梦了,奴婢昨晚一直守在外间,都没敢睡死,我保证没人来过!”蔻儿的解释让她平静了下来!

“没事,我只是做了个噩梦。对了,我让你查的事儿怎么样了?”

“查到了小姐,的确是有人蓄意散播谣言。小姐你是怎么知道的?”

南宫琦擦了脸放下毛巾说:“其实这并不难猜测,依你所说这文王是唯一一个有实力与太子一争高下的人,朝中大臣想巴结他的多的是这是其一;其二,文王出身皇室,容貌必是上乘,是京城多少贵族小姐的春闺梦里人,就凭这两点,多的是人想踩本小姐!”

“这些人真是太过分了,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居然如此践踏小姐的清白!。毁小姐的人会是东宫吗?”

南宫琦摇摇头:“父亲是朝中重臣,太子和文王想必都想拉拢他,以父亲的为人绝不会拉帮结伙,毁了我的清白既让父亲在朝堂之上抬不起头,又断了父亲与其他世家结亲壮大的后路。所以不仅是东宫,那位也是有可能的!”

“一派胡言,谁教你讨论这些的?”南宫行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言语里分明带着责怪。

“见过老爷!”

“见过爹爹!”

“刚才那些话,再让我听到第二次,你就自己跟皇上解释去吧!”

“可是……”

“住嘴,别说我没提醒过你。蔻儿,看好小姐!”

“是,老爷。”

南宫行说完转身就走,根本不给南宫琦解释的机会。

“小姐……您刚刚说的那位是指?”

“哦,没什么,我瞎说的而已。对了蔻儿,你昨晚是几时回来的?”南宫琦随意地扯开话题。

“奴婢是戌时末(傍晚八点至九点)回来的。怎么了嘛小姐?”

“没什么了。”南宫琦拉起蔻儿的手握在手中撒娇的说:“蔻儿下次出门回来早点,爹每天凶我,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噗嗤。是,小姐!”

1支小馒头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