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朝堂争议(二)

“息怒息怒,每次都是你们把朕气得半死,又叫朕保重龙体。呵呵,你们的脸皮都可以放到边关城楼上做防御用了!”宇文琨貌似真气的不轻,一时间胡子都快翘起来了。

“臣等知罪,请皇上责......“

“行了行了!收起你们这套没用的虚礼。”宇文琨很不耐烦的打断他们的啰嗦,“朕要的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不是你们这种千篇一律的废话!”

群臣一阵鸦雀无声,全部低头跪下。此时,先前带头提议说话的礼部尚书李云挪了挪身子跪倒大殿正中央,小声的说道:“陛下,下官有一法子,就是不知当讲不当讲。”

宇文琨直直看向李云,盯得他后背一阵冷汗。好一会儿才沉声分说道:“容禀!但是你最好说的不i是什么废话,不然加上刚刚那无厘头的提议,朕可以立马要了你的脑袋!”

李云再次叩了一首,谨慎的道:“微臣不敢!”

闻言众大臣一时间也各怀心思的等着他开口。有的暗自为他捏了把汗,有的幸灾乐祸等着他被皇帝收拾。这李云掌管吏部,是朝中举足轻重的官职。是块人人艳羡的肥差。文王和太子多次设法想要拉拢,可这老狐狸偏偏软硬不吃,互不相帮,美曰其名”只做忠君之事”。一时间,李云也被惊出一身冷汗,但他只能硬着头皮对上皇帝询问的目光把心中所想侃侃道来。

“微臣刚刚的话并没有说完,微臣的意思并不是说让陛下御驾亲征。敌军不过区区二十万人,我云国实力雄厚,抵御区区二十万敌军自然是不在话下,皇上只需派遣一位熟悉领兵作战的将领带兵前往即可。

但这监军派谁前往却是大有讲究的。微臣认为如果要做到鼓舞士气,又不让敌国看轻我国实力,那这亲征之人就既不能是太子殿下也不能是文王殿下。这最合适之人非摄政王不可!”

此话一出,大殿上都是一阵抽气声。每个人都犹如见鬼了一半睁大眼睛看向大殿之中的李云,他八成是急疯了吧?众所周知当今皇上最忌讳的就是跟先皇有关的一切。朝中重臣没有一个是先皇用过的人,先皇在正式的官员这些年统统被贬的贬,流放的流放。勇气强于那个的手腕扭转了先皇在位时君臣极不和谐的局面。

可这宇文轩是什么身份?那可是先皇遗孤,前任太子。这些年宇文琨能让他好好的活着,还给他加官进爵,就已经是可以称之为一代贤君了。如今这么重大的功绩还提名让他去,这不是在挑战着皇上的容忍极限吗?

宇文轩也是一惊。虽然他气愤这些人丝毫不提为先皇报仇之类的事儿,只是忙着争抢功劳,但他也无可奈何。就算他很想给父皇报仇,却也知道宇文琨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本想到时候从暗中下手,没想到这李尚书居然会为自己争取这个机会,不禁疑惑的抬头向跪在大殿中央的李云看去。莫非是李念安在暗中帮忙?那他为何不先打个招呼呢?

就在众人都以为李尚书会激怒宇文琨时,却瞥见皇帝紧皱的眉头有了一丝松动,似乎是在考虑着这李云所说之法是否可行。见此,礼部那几个见风使舵的也出列附和起李云来。

“皇上,微臣认为李大人所说乃是万全之策!”

“哦?那爱卿倒是说说,此法可行在何处?”宇文琨又将询问的眼神看向出声的王宝石,语气里却已经没有了责怪之意。

王宝石心里暗暗得意自己赌对了,面上却不动声色。他一脸正色的回道:“先皇当年就是在与齐国对垒之时驾崩的,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但微臣相信,边关的将士们一定还记得这弑君之耻。如今将士们如果看到王爷,一定更能激发出他们的士气,说不定还能一鼓作气拿下齐国半壁江山,一来可以震慑诸国不可对我云国江山有非分之想,二来也可让王爷亲自为先皇报仇,以祭奠先皇的在天之灵。”

他一腔正气慷慨激昂的发表完意见时,众大臣都陷入了一阵沉默中,此时的宇文轩已经是眼眶微微泛红。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头一次听到还有人记得为先皇报仇之事。

皇帝兴许也是被这悲壮的气分所感染,直接无视了有话要说的宋丞相,开口宣布道:“齐国狼子野心,当年害死朕的皇兄之事儿朕还没找他们算账呢,如今他们倒迫不及待的自己送上门来了。既然如此,朕宣布:

即日起,朕遣三十万大军,由兵部侍郎周阳为主帅,摄政王宇文轩为监军,带领三军,与丰都驻军南宫少将军相互配合。一定要把那齐国宵小彻底赶出云国,最好是——永绝后患!”

“末将领旨!”只见一身姿矫健丰神俊貌之人一同出列与宇文轩跪地领旨。眼神对视之时,微微朝宇文轩点了点头。他就是本次的主帅——周阳。

随后皇帝又钦点提议了几位年轻将领,各司其职。众大臣再次跪地高唱道:“皇上英明。吾皇万岁万万岁!”

南宫行眉头紧蹙,这一切看似顺理成章,却又透露着太多诡异。这龙椅之上那位是什么样的人他比谁都清楚,岂会是如此开明毫无戒备?还有礼部那群迂腐的家伙居然没有谏言,反而还跟着赞同。看着满脸兴奋跃跃欲试的宇文轩,他也没有过多说什么,只是在心中暗暗计较着。

宇文轩还沉浸在这意外中没有缓过神来。这件事对他的冲击实在太大了,本以为即使有人提议也要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论,老狐狸也未必会同意。没想到事情进展的居然会这么顺利,以致于一时间令他忘记了隐藏眼里充斥着的的的喜悦与杀气。

而这一切恰好落入了冷眼旁观的宇文琨眼里,他冷哼一声,心中已是明了。这废物这些年的样子果然是装出来的,能骗他这么久是该夸他吗?不过任他隐藏得再好,还是被自己识破了。

他抬头对上了李云的目光,不着声迹的朝他点点头。

1支小馒头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