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离别

***************谨以此文献给山区6000多万留守儿童************

多年以后,明月仍旧清晰地记得她在同州火车站的那个夜晚。九月的同州,已经感到丝丝凉意。天下着小雨,明月独自拖着硕大的行李箱,挤进等待安检的队伍。同州是省会,全国铁路枢纽,每天发送到全国各地去的旅客达十万次之多。明月排在队伍末尾,她的前面站着一位五十多岁的南方人,是个男人,体型消瘦,个头偏矮,正扯着方言在打电话。他的伞尖时不时会撞到明月的头,凉凉的雨滴渗入头皮,让明月感到很不舒服。

其实行李箱里有雨伞,但她懒得拿出来,她向后退了一步,避开伞尖,又拉起卡其色风衣的帽子盖在头上遮雨。她望了望四周,华灯初上,夜色阑珊,远处的城市建筑犹如一群蛰伏的巨兽,朝她瞪着狰狞的双眼。同州不是她的出生地,不知是不是这个原因,让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几年的明月始终找不到归属感。

手机在衣兜里嗡嗡震动,她掏出来,看到屏幕上显示的人名,不由得皱起眉头。

“爸。”她轻轻叫了一声。

打来电话的是明月的父亲,明冠宏。明冠宏在边疆部队待了近二十年,讲话的语气和脾性都还是军人那一套。

明冠宏问:“你到火车站了?”

“哦。准备进站。”

明冠宏顿了顿,说:“爸明早可能接不了你了,你刘阿姨……”

“不用,你不用过来。”明月抢着打断明冠宏,可又不知道下面该说些什么,干脆抿着嘴,等着明冠宏说。

明冠宏沉默了几秒,“那你保重,到了皖州给我来个电话。”

“好。”

两人虽是父女,可见面或是打电话从不说再见,明月听到耳边传来嘟的一声,才收起手机,低下头,看着地上泛起的水光,发了一阵子呆。

沈柏舟拎着大包小包赶过来时,明月才排到队伍中央。看到相恋三年的男友沈柏舟,明月惊讶怔住。

“你怎么来了。”明月接过沈柏舟手里的袋子,放在她的行李箱上。

沈柏舟比她高很多,每次见面,他都会欠着身子,神情专注而又宠溺地同她说话。可最近,因为她回户口原籍支教的事,两人大吵了几次。尤其是今天,沈柏舟明知道她要走,却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明月伤心之余,更多的是失望。

没想到他还是来了。

行李箱上的袋子印有某零食旺铺的广告,是她最喜欢吃的零食,满满的两大包,足够她吃很久。

沈柏舟探出手,揉了揉她来不及摘下的帽子,拧着一对好看的浓眉说:“女朋友要出远门,我能不来送吗?”

明月看着他,眼圈慢慢红了,她用手蹭了蹭沈柏舟,哑着嗓子叫他:“柏舟……”

沈柏舟的眼睛很亮,比雨雾中的灯火还要闪亮。

为了能进站和她多待一会儿,沈柏舟特意买了一张便宜的车票,陪她进站。

沈柏舟是真心喜欢明月,她这次履行免费师范生合约回户口原籍皖州支教,他是一百个不情愿,可又无可奈何。因为明月的家庭情况有些复杂。明月的父亲明冠宏祖籍在本省皖州市川木县,明月出生后户籍就落在川木县。这些年,明月只在办理身份证的时候回去过一次。当年明月的家里出了很大的变故,具体的沈柏舟没细问,他了解的情况是,明月的母亲忽然离世,明月被寄养在姥姥家里直到她升入高三,那一年她姥姥去世,明月的父亲因为身体原因转业回到皖州民政局工作并很快再婚,当年明月的成绩,可以上国内任何一所顶尖大学深造,可性格倔强的明月不愿意接受父亲的资助,最后选择了省内的师范院校,成为一名免费师范生。她在校成绩优异,实习表现突出,市重点小学点名要人,可惜的是,她要回户口原籍支教两年才能通过‘双向选择’的方式获得同州市教师编制。沈柏舟父母经商,家境优渥,他几次向明月提出帮她交违约金先留在同州,可都被明月拒绝了,前几天,就在明月启程前夕,他们还为此大吵了一场,再然后,就是现在,他主动认输,两人才终归于好。

两人像真正的夫妻一样,临别前难舍难分。

“旅客朋友们,由BJ西开往西安去的k462次列车开始检票了……”

明月起身拉行李,却被沈柏舟握住手。

她仰头看他,被他眼里的惊涛骇浪吓到,动弹不得。四周挤满了南北的旅客,有人挤过来,推搡着他们。

忽然,沈柏舟上前拥住了明月。

“嫁给我,明月。”

不等她反应过来,明月的手指上已多了一抹清凉。

她的心砰砰狂跳,耳朵里的噪音瞬间消散,唯余他深情的声音,在耳边回旋震荡……

怎么上车的不记得了,她在硬卧车厢见到同行的女同学宋瑾瑜时,心情还无法平复下来。

“我还以为你要改签了呢。”宋瑾瑜踩着下铺的床沿,把硕大的箱子塞进车厢左侧上方的行李架。

明月上前帮忙,宋瑾瑜回头致谢,却发现明月指间多了一枚明晃晃的戒指。

宋瑾瑜呦了一声,眸光闪闪地笑着打趣说:“你家沈王子向你求婚了!”

明月用手盖住戒指,含混回答:“哪儿有……我戴着玩的。”

宋瑾瑜一把拽住明月,拨开她的手,指着那枚亮闪闪的钻石戒指,说:“得了吧,你要是舍得买真钻石,怎么会没钱交违约金和学费!”

话一出口宋瑾瑜就知道自己错了,因为她无意中戳到了明月的痛处,全系的同学都知道,明月因为没钱交违约金所以才和她一样被发回原籍支教,她这么说,无异于打了明月的脸。

她赶紧呐呐道歉,“我不是那个意思。明月,你别生气,我这人说话不经大脑,嘴快……”

“算了。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以后,不要再说就是了。”明月瞥了一眼指间闪耀着光芒的戒指,最终褪掉,放进口袋里。

宋瑾瑜是她的同学,土生土长的川木县人,和明月一样,出于家境原因签了免费师范生的合约,所以,她们才会一起去川木县支教。

宋瑾瑜一直很嫉妒明月,一方面是因为明月长得比她好,学习也比她好,另一方面,是因为沈柏舟。

宋瑾瑜暗恋学长沈柏舟,暗恋了三年,明月有多喜欢沈柏舟,她就只会多不会少。不过,这对所有人来说,是个秘密。

宋瑾瑜看到明月指头上的戒指,脸上带着笑,其实心里早就疼得下起了雨。她和明月聊了几句,就盖着被子面朝里睡觉去了。

明月睡不着,也不想睡,她一个人静静地靠在铺位上看书。其实,什么也看不进去。列车轰隆隆向前行驶,窗外夜色深重,偶尔可见路边的点滴灯火。她的脑子里恍惚闪过一个念头,如果她后悔了,回去同州,又会怎么样呢……

舞清影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