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身死魔消

上古魔修洞府内,一阵刺眼的七彩光芒闪过后,洞府内再次暗了下去,芝兰玉树般的俊美男子站在当场,而他身前却躺着一个女修。

只是这二人都身穿黑衣,虽然那衣服上面金色的符文流光四溢,可周身魔气并未收敛,一看便是魔修。

躺在地上的女子,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邀她前来的男子,这个要成为她道侣的男子。

“你,为什么这么对我?我们不是说好要永远的在一起,一起飞升灵界,一起逍遥长生吗?”

“嗤!”

男子不屑的冷嗤,这个天真的女人,他做的一切不过都是为了今天而已。

“作为一个魔修,你竟然可笑的相信这些个情情爱爱的谎言,女人就是女人,就算踏上了能翻云覆雨的大道,也还是只配给男子当炉鼎和踏脚石,

我没有用你当炉鼎已经是对你很好了,替本少主挡个生死劫也是你的功德。”

楚芸烟听罢再次咳出一口心头血,她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快速流逝,她如今虽然是筑基后期大圆满,可实际上已经是半步魔丹境界,只差一步便可结成魔丹,确想不到会折损在这里。

“你早就算计好了对不对?难道之前两百多年的相处都是在骗我?

你就这么狠心?

你,可曾爱过我?”

楚云烟不信,两百多年的相处难道都是自己自作多情吗?

明明他也是爱自己的,不然怎会为了自己要冲击筑基后期瓶颈,而去无涯海为自己猎杀魔蛟,那可是五阶魔蛟,那次他还险些遇险,难道也是假的?

为自己跟掌门争取炼魔池的名额,去噬心魔镜闭关五十年。

不惧自己残暴嗜杀的名头,引自己入内门,还为二人亲手炼制同心法衣,

不对!

楚芸烟低头看看自己身上这件穿了百多年的黑色法衣,再看看男子身上的法衣,都是五品顶阶魔宝,只是他说想要和自己穿魔界流行的情侣装,自己便欣然接受,一穿就是百多年从未换过,这件衣服也成了她的招牌,

魔界大多数魔修都知道有个‘黑衣煞魔’,便是因为她百年只穿这一件法衣,而他呢,只是偶尔才会穿一次,加上这次也不过才三次。

“哈哈~咳,咳咳,冷傲天,原来,你真的一直都是在等今天!”

冷傲天冷哼,看也不看她一眼,便直奔上面已经被破了阵法的高台,取下那已经没有禁止笼罩的上古魔骨。

楚芸烟见对方已经不再理自己,便将所剩无几的魔气压缩到丹田。

她就算是死,也不会让这个欺骗了自己的人好过,当初的爱有多深,如今的恨就有多深。

冷傲天一脸欣喜的查看手里的上古魔骨,忽然感觉周围的魔气有些躁动,转眼便见楚芸烟要自爆。

“你要自爆?你这个该死的疯女人!”

说完便往洞口处飞奔而去。

楚芸烟嘴角讥笑,原来他也是会说脏话的,也会这么毫无形象的逃命吗?

“傲天,拿到了吗?”

这女声,这是楚芸瑶的声音,她不会听错,她们一起长大,两百多年一起走过,她们在一起的时间比和冷傲天在一起的时间还要久。

“快走,她要自爆!”

楚芸烟最后一眼,便是冷傲天拉着楚芸瑶的手,双双跑出这上古魔修洞府,多讽刺的一幕。

“嘭!”

随着这一声巨响,一阵难以诉说的疼痛袭来,楚芸烟的世界陷入了黑暗。

黑暗里,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她生长的小山村,和楚芸瑶一起打猪草,一起剁鸡食喂鸡,一起去小河边玩耍。

楚芸瑶是大伯家的女儿,大伯娘自从有了儿子后便不在如以前对云芸瑶那么好。

楚芸烟还记得,有一次她们一起去山后的土坡拾材,楚芸瑶非要去土坡边摘野花,脚一滑差点掉下去,还是自己抓住了她的手。

虽然最后两个人一起掉下去了,可那土坡不高,等自己起来后变便发现,楚芸瑶打量自己和周围的眼神不对。

那时候自己虽然才十岁,已经懂得不少,谁让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呢。

从那以后楚芸瑶便偶尔会问自己一些奇怪的问题,什么“毛爷爷,和人民币,穿越还是重生?异能还是系统?”

直到半年后她们去集市被人给拍花子(拐卖),最后带到魔修的地盘上,随着自己对修行界的了解,一些玉简书籍的浏览,终于知道,原来像楚芸瑶的这种情况叫夺舍。

她的芸瑶姐姐被外来的灵魂夺舍了。

可她也知道,被夺舍的人,即便你消灭了那个夺舍的神魂,原本的神魂也不存在了。

从那以后她便小心观察,倒是从楚芸烟瑶那里学了不少东西,也知道原来那个灵魂来自另外一个她不知道的时空,或者星球,那里有着很多这里没有的见闻。

“醒醒,小姐,您醒醒,都是柳叶不好没有护住小姐,小姐您可不要有事,不然柳叶也不活了,小姐,呜呜,小姐您醒醒,小姐~”

这时另外一个声音由远至近,在她耳边不停的说

“这是怎么回事?小姐的额头怎么会受伤?

柳叶!你是怎么伺候小姐的?小姐,小姐,您醒醒,小姐小姐您醒醒啊,您要是有什么事柳绿也不活了~”

这两个声音让楚芸烟眉头皱紧,吵死了,就算没有自爆而死,也要被这两个人给吵死了。

咦?自己觉得吵?还能听到声音和意识?

这个发现让楚芸烟一惊后睁开眼。

刺眼的阳光挂在天空,蓝天白云?

不是魔界的灰色天空?

“啊!小姐您醒了?您没事吧?您可是吓坏柳叶了。”

“小姐您真的没事了?也吓坏柳绿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奴婢这就去告诉姨娘让她不要担心。”

说着就自顾自的跑远了。

楚芸烟看了看跑远的小丫鬟,一身绿色的丫鬟服饰,再看看眼前,还在抽泣的也是一身绿色丫鬟服饰的小丫头,有些缓不过神来。

小丫鬟柳叶见自家小姐一副呆呆的神情,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这,这,这小姐不会是撞到头撞的?之前她们就说小姐傻,这不会更傻了吧?

小盘古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