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花笑

灯花笑

陆曈上山学医七年,归乡后发现物是人非。 长姐为人所害,香消玉殒, 兄长身陷囹圄,含冤九泉; 老父上京鸣冤,路遇水祸, 母亲一夜疯癫,焚于火中。 陆曈收拾收拾医箱,杀上京洲。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若无判官,我为阎罗! * 京中世宦家族接连出事, 殿前司指挥使裴云暎暗中调查此事, 仁心医馆的医女成了他的怀疑对象。 不过...... 没等他找到证据, 那姑娘先对他动手了。 * 疯批医女x心机指挥使,日更,每天早上七点更新,请支持正版茶~

千山茶客·连载中·89.1万字

长门好细腰

长门好细腰

城破那天,冯蕴被父亲当成战利品献给了敌军将领。 人人都惋惜她即将为俘,堕入火坑。 她却将出城的小驴车遮得严严实实,不敢让人看出心中窃喜…… 年幼时,她行事古怪,语出惊人,曾因说中一场全军覆没的战争,差点被宗族当鬼邪烧死。 长成后,她姝色无双,许州八郡无出其右,却被夫家拒娶。 生逢乱世,礼崩乐坏,一个女俘何去何从? “不求良人白头到老,但求此生横行霸道。” 上辈子冯蕴总被别人渣,这辈子她要先下手为强,将那一个两个的,什么高岭之花、衣冠禽兽、斯文败类……全都渣回来。 —— 别人眼里的冯蕴:脑子有问题的疯美人。 冯蕴眼里的冯蕴:我什么都知道,我大概是这个世界的神吧? 他们眼里的冯蕴:她好特别好奇葩,我好喜欢! —— 【本文架空,请勿考据。作者不避雷,不喜欢请直接X掉,勿告之!】

姒锦·连载中·151万字

开局就被赶出豪门

开局就被赶出豪门

一睁眼,白蔹穿到了一个声名狼藉的纨绔大小姐身上。 听说她父亲是北城的新贵,白手起家声名远播; 她的私生子大哥是个天才,考上市状元去了江京大学; 私生子妹妹是隔壁国际班多才多艺的校花,温婉知礼; 未婚夫是金融贵公子,校园学神,没拿正眼看过她…… 而她,就是个毫不起眼智商不高的普通人,开局就被赶出这个家门。 白蔹:行吧,那她就好好学学习,努力做个普通人~ 众(迷之微笑脸):……你最好是?? 被发配到湘城的大小姐,没有背景,不学无术,人人都可以去踩上一脚……踩不动???? 【人间独美懒散肆意谁惹她就弄死谁疯批女主vs高贵冷艳散发逼王之气智商碾压在场所有人男主】 ps:男女主都很苏,主打一个没逻辑的爽文,请勿深究逻辑线,拜谢 立意:爱学习,做好人。

一路烦花·连载中·139万字

我曝光前世惊炸全网

我曝光前世惊炸全网

【甜燃爽+双疯批+非遗传承+家国大义】 夜挽澜的身体被穿了,穿越者将她的生活变得乌烟瘴气后甩手走人,她终于重新获得了身体的掌控权,却又被困在同一天无限循环999年。 无论她做什么事情,一切都会重来,被逼成了一个掌控无数技能的疯子。 脱离循环那天,面对残局,所有人都笑她回天无力,直到她的前世今生无意被曝光—— 夜挽澜从十丈高处轻功跃下,毫发无损 有人解释:她吊了威亚 夜挽澜一曲《破阵乐》,有死无伤 有人辩白:都是后期特效 夜挽澜再现太乙神针,妙手回春 有人掩饰:提前写好的剧本 此后,失落百年的武学秘法、缂丝技术、戏曲文艺重现于世…… 为她疯狂找借口的大佬们:…… 能不能收敛点? 他们快编不下去了! · 夜挽澜忽然发现她能听到古董的交谈,不经意间掌握了古今中外的八卦。 【绝对没人知道,天启大典在凤元宝塔下埋着】 次日,华夏典籍天启大典问世。 【我可是宁太祖的佩剑,我不会说太祖的宝藏在哪儿】 隔天,国际新闻报道宁太祖宝藏被发现。 后知后觉终于发现不对劲的古董们:??? 夜挽澜伸出手:我带你们回家 · 我神州瑰宝,终归华夏 新的时代,她是唯一的炬火 他以生命为赌,赌一个有她的神州盛世

卿浅·连载中·73.9万字

重生后,我成了奸臣黑月光

重生后,我成了奸臣黑月光

孟芊芊金钗之年,嫁入陆家,为老太君冲喜。 新婚夜边关传来急报,丈夫奉旨出征,半年后不幸死在了北凉军的刀下。 孟芊芊成了望门寡。 五年后,那个战死的相公回来了,身边多了一个出尘脱俗的哑女。 陆凌霄说,婉儿是忠烈之后,与她这种满身铜臭的商女不同,那是真真正正高风亮节的女子。 陆凌霄还说,婉儿是天上的鹰,她这种娇花,不及婉儿万一。 一直到山河破碎,城楼倾塌,她一杆红缨枪,杀过千军万马。 陆凌霄才知自己看走了眼。 她不是深宅的娇花,她是玉门关最烈的西风。

偏方方·连载中·4万字

小京官之女养家日常

小京官之女养家日常

迷迷乎乎之间,苏若锦胎穿成了大胤朝汴京城内正八品国子监博士长女,眼瞅着她娘生了大弟又添小弟,小小公务员之家日子从拮据变成了借钱渡日。 六岁小当家站小凳,够灶台,吃着上顿愁下顿,这可怎么过? 不怕……不怕…… 生活在超级大都市汴京城,城市繁荣商业发达,带着千年之后的美食而来,难道还能被饿死?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国子监、三省五监九寺,公务员聚集之地,哪个不要吃早饭,那咱就从早食摊子干起,油条烧饼配豆浆、芝麻团子八宝粥,还嫌咱花样少?煎饼果子小笼包、生煎豆腐脑,口袋饼羊肉泡漠走起……寻棉弹被松江布……油坊酒庐杂货铺……平乱抓匪…… 赚不完……根本赚不完…… 左手拿锅,右手拿铲,最是人间烟火色,超级繁华大京都,小女子来啦!

冰河时代·连载中·32.1万字

极致心瘾

黎影结识了不该高攀的三代圈,在纨绔少爷刘怀英猛追求时,她无路可避。 匆匆一瞥徐家太子徐敬西的姿容,她心荡神,四九城权力中心是徐家,唯他能破局。 雪夜,大G车门边,她踮起脚尖,轻拢掌为徐敬西续烟。 男人唇悠着烟,朝她倾斜了些,清隽脸孔半低在逆光暗影,烟尖火苗自两人中间熹微明灭,望见他眼眸淡泊沉静,一点一点抬起,“你要什么。” 黎影:“只要你能给的。” 旁人警醒过:“那位徐敬西,生起高阁,满身满骨是深重的权力欲,情对他这样的人来说都多余,你拿什么跟他赌名份。” 懂留她在身边,无非徐敬西寂寞消遣。 他逢场作戏,她从不图名份,扭头离京办画展。 收拾行李刚进电梯,徐敬西长身立于正中央,食指徐徐勾住她前颈间的细骨项链,将后退的她轻轻拉回。 ** 那夜情人节,是三环内高奢酒店一房难求的日子,有人撞见,BVG酒店被徐家太子包下。 黎影印象最深的,是男人半跪在床,浴袍松垮,咬住笔帽,手拾勾金笔在她锁骨边缘描绘三字瘦金体——徐敬西

时京京·连载中·52.9万字

师妹的修炼方法它不科学

女主是千年难遇的天灵根,她是资质最差的五灵根,为了修炼,前世的她成了女主的婢女。 结果。 女主一哭她挨骂; 女主受伤她被罚; 女主谈恋爱她惨死。 很好,炮灰女配她不干了! 快穿大佬云锦回到了最初的人生起点。 这一次,她手握超级简化系统,什么男主女主,通通滚蛋。 青莲剑典入门条件:天生剑体,悟性超绝,资质要求天灵根 系统简化之后。 云锦版青莲剑典:每天挥砍一百下。 阴阳秘籍入门条件:身具绝品阴阳灵根,悟透阴阳意境。 系统简化之后。, 云锦版阴阳秘籍:每天晒完太阳要记得晒月亮哦 云锦躺着躺着,修为一路狂飙。 女主居高临下:云锦,你这么懒散,怎么能增加修为啊?不如你来给我当婢女,我赏你几颗丹药。 为了让女主不再烦人,云锦只能把男主女主,还有一众团宠女主的男配通通打飞。 这一世,她定要得道飞升,谁也别想阻碍她。 云锦飞升那日。 霞光万道,天地来贺。 众人:“???” 说好的炮灰女配,她怎么就无敌了? 书友群:571470185

天边星星·连载中·139万字

天灾第十年跟我去种田

熬过核污染水排海、全蓝星火山大爆发和伽马射线暴之后的天灾第十年,夏青昂首挺胸走出安全区。 谁都别拦着姐,姐要去种田! [有男主,戏份不多]

南极蓝·连载中·102万字

八零大院小甜妻

大院子弟顾淮安,年纪轻轻就成了龙航指挥中心的总指挥。 他性格清冷,不苟言笑。 不仅家世显赫,还是北都01号大院的高岭之花。 突然有一天,听到有人喊他小哥哥。 等他循着声音过去,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冷漠脸:“这位叔叔,我认识你吗? 可同时: 【哇,小哥哥好好看啊。】 【山外青山楼外楼,小哥哥又帅又温柔。】 【小哥哥,贴贴!】 顾淮安:…… 小姑娘的嘴,骗人的鬼。 ********* 宋玉暖穿进一本年代文,成了书里出场不久就被灭,小的不能再小的反派小炮灰。 穿书的第一天,她站在宋家院子里,努力回想书里宋家为什么会被全窝端。 想到最后,却没发现宋家人集体僵住的神色。 后来…… 父亲成了首富,哥哥成了金牌律师,弟弟成了科学家,小姑成了歌唱家,就连奶奶都成了包租婆。 她也成了人人羡慕的团宠。 宋玉暖:说好的地狱开局呢?

乔一水·连载中·94.8万字

京港往事

梁微宁仅用半年时间,就成为港区资本巨鳄陈先生身边的‘红人’,外界都说她凭美色上位,花瓶再好也难逃被主人厌倦丢弃的那天,于是,众人拭目以待,足足等了三年,终于等到梁微宁被辞退的消息。 就在整个上流圈皆以为梁微宁已成过去式时,无人知除夕前夜,有娱记拍到风月一幕,停靠在中港总部大厦楼下的黑色商务车里,后座车窗半降,向来温贵自持的陈先生竟破天荒失控,于斑驳暗影间捏着少女下巴发狠亲吻。 照片曝光当晚,京城东郊落了一场大雪。 半山别墅内,壁炉烧旺,火光暖意中男人自身后握住女孩柔若无骨的手,在宣纸上教她写出:陳敬淵。 “什么时候公开。”他低声问。 话音刚落,手机屏幕亮起,港媒独家爆料的娱乐头条再次映入眼帘,梁微宁盯着新闻标题发愁,“再等等吧。” 陈敬渊嗓音微沉,“在顾虑什么?” “我爸最近血压不稳。” 多年后,陈先生接受媒体采访,谈及私人问题。 记者:“对您来说,当年追求陈太的最大阻碍是什么?” 陈先生默住几秒,淡笑:“岳父的血压。” - 位高权重X女秘书|九分甜|年上8岁。

楼问星·连载中·17万字

投喂流放罪臣后,她被迫现形了

赛博打工人涂婳一觉醒来。 发现自己被系统连人带房卡在古今双时空之间。 莫名成了护国公府供奉数代的家神。 传说谢家有神明,满朝文武皆知,只有少将军谢豫川儿时顽劣将信将疑。 一百年不显灵的家神,算什么神明? 家门遭逢抄家灭族之日,身受重伤关在诏狱不见天日的谢豫川,平生第一次希望谢家神明这事是真的。 谢豫川走投无路之下虔诚发愿:“祈求神明庇佑谢氏老弱妇孺。” 被系统拐到大梁朝的涂婳看着手机消息:“行。” 随后拍了一段谢家人平安无恙的视频发给他。 谢豫川在梦中身临其境,醒来大惊:“!!!” 名门世家谢氏一夜陨落,全家被判流放三千里,北去严寒之地,路途遥远身心煎熬,一路暗杀灾祸接踵而至,没人觉得他们能平安到达流放之地。 拥有神明撑腰的谢家人一路被涂婳投喂,平安到达流放地。 原来百年祖训是真的!有家神真香。 涂婳看着满屋子谢家人供奉过来的奇珍异宝,突然发现里面藏着一套凤冠霞帔。 涂婳:“ 咦?” 小伙子,你思想有点危险啊!

竹生焉·连载中·50.4万字

重生1983:从夺回家产开始

穿到1983年,陆家馨面对的开局是,原主考高失利被拐,后妈面甜心黑,亲爹纯利己主义者。 地狱开局的陆设计师决定:后妈做初一,她做十五!亲爹不做人,她教他做人! 大学还要继续上,听说八十年代的港大含金量不错,她挥挥衣袖,勇闯港圈金融圈。 大哥大,哔哔机,舞池里的凌凌漆! 太平山,浅水湾,维多利亚女大款!

六月浩雪·连载中·98.5万字

入错洞房后,我跟阴鸷权臣去种田

大婚当日,阴差阳错,新娘入错了洞房。 颜芙凝看新婚夫君竟成了被她得罪过的某人,想到今后他将成为阴鸷冷戾的权臣,手段狠辣,她双腿发软。 不承想,新婚翌日他们就被赶去了乡下种田。 不想步炮灰女后尘,她努力挣家业,顺毛捋他,当好他名义上的妻。 -- 傅辞翊见新婚妻子竟成了曾退他亲事的某女,本可当即和离了事,他忽然改了主意。 此般女子放在身旁日日折磨才好。 哪里想到此女娇软动人,一颦一笑皆在勾人…… 他竭力克制隐忍,却不想折磨的竟是他自己。 -- 某日,傅辞翊遇袭被击了脑袋,此后频频梦见一个女子。 梦里女子的脸,他从未看清,却知她身上有处胎记,仿若初绽的芙蕖…… 某晚,颜芙凝在房中沐浴,不小心被他看到了后腰。 冷淡的某人凤眸微敛,眼底似含了她读不懂的复杂情绪。 她莫名心慌欲逃。 男人却掐紧了她的腰肢,蹙眉警告:“莫再勾我!” 颜芙凝:“……” 是谁掐着她的腰不放?

赟子言·连载中·114万字

盛世春

梁宁才送走了沙场战死的大哥和二哥,万万没想到在准备跟六年前救下的孤儿履行婚约时,却被他给活活烧死! 醒来的她变成了傅家大小姐,而杀他的仇人已然身居高位,坐拥娇妻美妾,成了皇帝跟前的重臣…… 不怕! 她梁家姑小姐换一条赛道,依旧是那个杀伐果断的罗刹女! 只是小时候老跟他侄儿玩在一起的那个不懂尊长的臭小子,怎么老缠着她?

青铜穗·连载中·98.1万字

穿越兽世:绑定生子系统后逆袭了

苏颜为实现本愿,进入兽世,变成了一只小白鼠,并绑定了生子系统。 【祖龙一脉,已经有万年没有新血。】 【祖龙多少积分?】 【五亿!】

青璇·连载中·76.8万字

穿成继母后,我改造全家种田忙

秦瑶一睁眼,从末世穿到一名古代农妇身上。 家里四个继子嗷嗷待哺。 一个除了美貌一无是处的混混相公上窜下跳。 家住茅草屋,缸无半粒米,一家子瘦骨嶙峋活似难民。 这就算了,居然还有人上门来要债! 秦瑶怒从心头起,一脚把混账相公踹出去,“要债大哥,麻烦直接给我打死!” 四个继子:!!! 世界清净了,秦瑶挽起衣袖怒发家。 狩猎、扛包、杀马贼,她是样样顶呱呱。 就是这种地,面朝黄土背朝天,就连在末世里摸爬滚打过的顶级强者也连连摆手:顶不住!真的顶不住! 秦瑶挠头:在农业税极高的古代,到底怎么才能不种地? 这时,被送去死的懒相公(扭曲爬行)(努力站起来)(尖叫嘶吼):娘子!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悠闲小神·连载中·140万字

皇城司第一凶剑

三年前,飞雀案起,父亲蒙冤被害,顾甚微遭遇乱葬岗围杀! 三年后,重返汴京,她成了皇城司第一凶剑,勇者屠龙! …… 韩御史定亲三回,三家都落罪下狱,这一回他决心找个恶人来克!

饭团桃子控·连载中·96万字

被偷听心声后我成了朝廷团宠

【满朝文武读心+女强爽文】 系统闹失踪联系不上,被系统扔到架空古代的木楠锦决定摆烂。 该吃就吃,该喝就喝,有钱赚不会放过,有美男看更不能错过。 无聊时,还可以看别人的隐私八卦打发时间,小日子过得有多滋润就多滋润。 殊不知心声一个接一个的往外冒。 大家的秘辛是一个接一个的被抖出去。 【后宫的小妖精们趁皇帝早朝偷吃,皇帝的头顶是一片问号,哈哈。皇帝也会肚子饿,好惨啊。】 皇帝:没脸面对满朝文武了。 【右相有一个母老虎的老婆,昨晚上因喝醉被老婆罚跪算盘。哼,这惩罚真是轻的,要是我就罚他跪钉板。】 左相:在同僚面前丢尽了脸。 【御林军副统领喜欢闻士兵们身上的汗骚味,并觉得特别好闻。啧啧,真是一个怪癖好。】 御林军副统领:好想杀了木楠锦,让她永远闭嘴。 【呦,四亲王想要造反了。】 就怕还没造反就被捉起来的四亲王:不敢进京面圣了 文武百官从一开始的看大戏到幸灾乐祸,再到后面对木楠锦动了杀心。 于是,大家一直等啊等啊,等着木楠锦被摘掉乌纱帽后砍掉脑袋。 可盼星星,盼月亮的,盼到的是她不仅没死,乌纱帽还越戴越高,最后竟成了朝廷的宠儿。 “……” 什么也没有做过的木楠锦表示:老娘也很懵B。

蜡蜜·连载中·92.6万字

穿成炮灰小师妹后我把满门揍哭了

凌渺睁眼便发现自己穿书成了恋爱脑修仙文里的废物炮灰女配,下品杂灵根,还身中奇毒,除了力气大一无是处。 为了躺平摆烂,她当场选择逃离女主所在的宗门,逃得越远越好。没成想却逃进了另一个女主的舔狗窝,满门上下都等着为女主抛头颅洒热血。 本来只想找个角落安安静静地当她的小废物,奈何师尊和师兄们都太好了,她还是决定浅浅拯救一下。 温柔大师兄对女主一见倾心,甘愿成为她的移动丹药库。 大师兄:她一落泪,我就忍不住为她倾倒。 凌渺淡定把人绑了,找人对他哭了一整天,从此一看到女主落泪就应激。 病娇二师兄为救女主强行突破却被打断,走火入魔。 二师兄:吴道子算到我今日有桃花劫,我会遇见一个女人,并为她所伤。 凌渺优雅为二师兄套上麻袋就是一顿暴打:吴道子好厉害,居然连我今天会偷袭你都算到了! 呆萌四师兄为女主挡了妖王的致命一击,惨死于女主怀中。 凌渺直接把人踹进妖兽窝,贴心炸了入口前还送他一句话:恋爱脑,死罪。 众人:她一个下品杂灵根的小废物凭什么这么狂? 凌渺嘿嘿一笑:我的力气大呀!铁拳之下,众生平等! 美人师尊和众师兄:丧系小师妹疯疯癫癫的怎么办? 算了,捡都捡回来了,宠着吧。

盖世修猫·连载中·84.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