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醉满堂

花醉满堂

初时,他说:“江宁郡的小庶女啊,这什么破身份,我不娶!” 见过后,他啧啧:“弱不禁风,不堪一折,太弱了,我不要!” 当她孤身一人拿着婚书上门,他倚门而立,欠扁地笑,“来让我娶你啊?可是小爷不想英年早婚!” 得知她是前来退婚,他脸色彻底黑了,阴沉沉要杀人,“谁给你的胆子敢退小爷的婚?” …… 苏容觉得,端华郡主怕是眼瞎,这人一身娇纵,哪里值得她为了他要死要活? 早知道,她第一次见他时,就把退婚书甩他脸上。 ————————————— 芙蓉枕上娇春色,花醉满堂不自知。——苏容 鲜衣怒马少年行,平生一顾误浮生。——周顾 你愿是我愿,我愿早识你,护你玉堂香里堆锦红,破迷障,斩荆棘,手不染血,一身干净,还是初见那个温温软软的小姑娘。 你愿是我愿,我愿早知你,那时你光风霁月,我小心翼翼不敢靠近,恐惊了凤雀,祈祷化为天上月,投影入你怀,陪你春看百花冬看雪,岁岁长安。

西子情·连载中·30.1万字

当钓系美人开撩后

当钓系美人开撩后

港城第一财阀闵行洲,位高权重,话说尽事做绝,用情烂到骨子里,可克制,也放纵。 有次起了玩心,养起港城最娇的金枝玉叶,养着养着,栽人手里了。 起初他薄幸:“没爱她,不谈情。” 后来那一夜,外滩正上演最盛大的喷泉灯光秀,闵行洲手里拎她的细高跟鞋,走在她身后,舌尖抵丢烟丝:“乖一点,再给一次机会行不行。” 剧场一: 美人刚从酒局回来,在他怀里几调哭腔脆弱得要命:“电视里都是骗人的,哪有什么英雄救美,你都不来挡酒,我好害怕好害怕。” 好害怕其实说一次就够了,她说叠词,叠加她的软弱。 成功把责任全推给男人,这男人一旦有愧疚心,心里博弈上就落了一大截。 剧场二: 车里的男人咬着烟,目光盯向走进红地毯的女明星,一袭细闪晚礼裙,曼丽又懒倦,半响,男人挤熄手中的烟,打理凌乱潦倒的衬衣扭扣,发现少了一粒,还真是又被她盘走。 有点烂有点坏拒绝认知重建总裁vs千娇百媚名伶女星 (闵行洲读xíng)

时京京·连载中·30.6万字

重生在高考:带着糙汉发家致富

重生在高考:带着糙汉发家致富

上一世,榆枝被闺蜜设计,嫁给乡下糙汉,心生怨气。 高考失利,回城无望,闹得家里鸡犬不宁。 心满意足离婚,开心回城,迎接她的却是一场接一场的灾难。 好心大伯,善良堂姐,险恶面目展露无疑。 那个怨恨了十年的男人,为了救她,被烧得面目全非。 最终,她因复仇失利,惨死收场。 重生归来,正在高考现场,一切都还来得及。 上辈子没报完的仇,这辈子接着来。 上辈子没来得及好好爱的人,这辈子用心去爱。 只是没想到…… 死了的父亲,光荣归来。 失踪的母亲,高调回归。 还有婆婆那个没了二十多年的丈夫和销声匿迹的老公公,全都牛逼哄哄。 丈夫是人才,儿子是天才,闺女是将才,她成了全家娇宠。

千炏·连载中·25.8万字

炮灰在年代文里搞内卷

炮灰在年代文里搞内卷

穿成年代文里大反派的亲妈,原主就是个作精,作天作地,把人得罪了个干净,没落个好下场,唯一的儿子也成了书中的大反派,,聪明绝顶,却因为心理阴暗扭曲而走上了歪路。 换了个芯子,李苗苗也没好到哪儿去,既不想去找失忆的男主老公,也不想苦逼的下田劳动,只想当一条混吃混喝的咸鱼,奈何系统一直逼着她做任务,任务刷着刷着,有一天,李苗苗发现她靠着自己已经走上了人生巅峰<本故事纯属虚构>

天妮·连载中·29.6万字

重生年代俏佳媳有空间

重生年代俏佳媳有空间

郁心妍上辈子就是一个大写的悲剧,长的好、学习好,本该有大好的前程,却被养父母用来抵债。 嫁给二婚男也就算了,还被渣男耍手段,成了众人口中不下蛋的母鸡,被继子、继女白眼、诅咒、欺压了大半辈子。 最终,郁结于心得了不治之症,没等来丈夫的嘘寒问暖,却等来了被扫地出门。 偏偏命运弄人,意外得知了自己不能生育的真正原因,自己要强了一辈子,却活成了一个笑话。 重生归来,这保姆牌妻子谁爱当谁当。 正想着该如何改变困局,却偶得一方小空间,看着老天给的金手指笑眯了眼。 干净利落的踢了所谓的专情男,转身嫁给了厂里的娶妻老大难,过起了没羞没臊、谁幸福谁知道的甜蜜小日子。

春光满园·连载中·23.6万字

重生年代:病美人后妈只想咸鱼

重生年代:病美人后妈只想咸鱼

姜黎是在凹里村姜家娇养长大的病美人幺女身上醒来的。 原主也实惨:先是被退婚,接着赌气嫁给二婚男做后妈,没成想,这个后妈竟倒霉催地成了大院里另一后妈的对照组。 简直堪称炮灰界女配中的翘楚。 但在姜黎这,一切都不是问题。 她只知道,所谓的二婚男是海归科研人才,业务忙、工资高、盘靓条顺,常年不着家,在这吃不饱穿不暖,出门靠走,通讯靠吼的年月里,嫁给对方,对此生只想咸鱼的她来说,再好不过! 姜母:……闺女傻了! 哥哥(嫂嫂、侄儿侄女)们:……妹妹(小姑子、小姑)疯了! 不过,除了一家之主姜大队长外,其他家人都在为姜黎捏一把汗,担心身娇体弱的宝贝闺女(妹妹、小姑子、小姑)受不了做后妈的委屈,把自个憋出个好歹来。 知道姜家这档子事的村里人,凑在一块满嘴冒酸气,说些有的没的,特别是那不盼人好的,只等着看姜家的笑话。 结果,姜黎婚后的日子不但过得美滋滋,更是男人疼,继子女们宠、张嘴就喊妈,爷几个就像黏人精,媳妇儿(后妈)走哪跟到哪。 某统懵逼:本以为绑定的宿主是青铜,没想到却是王者。 - 洛晏清生性淡漠,心里只有工作,但不知何时起,惊讶发现,整年难回家一次的他,竟在不知不觉间,盼着假期到来。

暖心月·连载中·25.7万字

全家流放!锦鲤娇娘种田带飞全家

全家流放!锦鲤娇娘种田带飞全家

本是千金贵女,谁知一朝太傅爹被贬发落岭南。开局一间破屋,要啥没啥! 破屋就破屋吧,一家人同心协力比什么都强。赵黎雅带着爹娘弟妹义兄开荒种田、发家致富。岭南处处都是宝,努力搞事业,日子越来越红火。 在她努力种田、闷声搞钱的过程中,结识了一个很合拍的搭档,她指东,搭档绝不往西,她说下海,搭档绝不上山,她说制糖、造纸、做家具、制香料、开酒楼......搭档说:“好!” 赵黎雅满足极了,这样的搭档给她再来一打! 搭档:“不好!有我一个就够了!” 后来,搭档的身份曝光,赵黎雅捏了捏拳头,有你一个的确就够了! 书友群:169598252

依依兰兮·连载中·31.3万字

仙界杂货店

仙界杂货店

穿成被炮灰的恶毒女配,灵脉损毁,逐出宗门,只剩一间脏乱小的破旧店面。 叮,杂货系统激活中 ..... 仙界杂货店开业啦! 丹阵器符应有尽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拿不出!从一间无人问津的小小杂货店,到三千世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从灵脉损毁苟延残喘的废人,到飞升成仙受亿万人膜拜的救世主。 徐秋浅表示,我只是个开杂货店的普通店主罢了。

负十耳·连载中·46.5万字

陛下替我跪佛堂

陛下替我跪佛堂

沈时晴,先大学士之女,宁安伯府谢家二少夫人。 人人皆知她寡言淡泊,整日痴迷研磨颜料,只为做出那一抹头青色。 婚后第七年,她被幽禁城外佛堂,谢家上下逼她自请下堂。 赵肃睿,当朝皇帝,年号昭德,十六岁登基。 每年皆兴起战事,北伐西征,逢战必胜,对下严酷,是天下皆知的暴君。 一日,昭德帝正在朝堂上大发雷霆,命人把直言上书的文官捉拿进京。 一晃神,却发现自己面前立着一尊佛像,而“他”正跪在佛像前,被人逼着背“三从四德”。 被幽禁的沈时晴却发现,自己突然穿着龙袍站在巍峨的大殿上,而面前却跪着自己的公公。 自此,宁安伯府二少夫人成了拳打燕京的混世魔王。 好杀善战的当朝陛下,却变得比从前更让人难以琢磨了。 无人知晓的私语之时,沈时晴笑容温软: “陛下替我跪佛堂,我替陛下定八方。”

六喑·连载中·13.1万字

出村后,大佬她在城里杀疯了

出村后,大佬她在城里杀疯了

【1v1宠文,男强女强,都市架空,异能】 宁城一中高三(1)班新来的转学生成绩一般,话少安静存在感低还有点丧,明明长得不算差,却转学一个月都没什么人留意到她。 低调极了。 班上有两个风云人物,一个阳光少年,一个高冷男神。 —— 这世上有五大异能世家,皆有千年的传承。 据说五大异能世家之首的家族,其家族继承人看上了一个普通女孩。一时间,各方都等着那个普通女孩见识到他们的不一般后闹笑话。 千年前有一特殊异能名点青术,其能力神乎其神,点青术千年不曾出现。有一天,失传千年的点青术突然出现了。 有一特殊部门,大部分成员出自各大异能世家,只有少数成员是民间异能者。 特殊部门分五个小队,分别由一个异能极高的人带领。五个小队互不干涉,统一听从部门调令。 部门有一位主任。 传闻还有一位副主任,但没人见过。 —— 云栀的父母离异后,她跟着奶奶生活。 之后父亲失踪,母亲再婚。 奶奶去世后,云栀的母亲将她从农村老家接到宁城,继父家有个世交家的儿子借住,正是班上的高冷男神。 在继父家住一个月后,奶奶留在宁城的老屋修葺好,云栀搬出继父家,和班上的阳光少年成了邻居。 【简介无能,具体看文,欢迎入坑】

荢璇·连载中·28.3万字

她把全修真界卷哭了

她把全修真界卷哭了

【正统修仙,成长流,无CP】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一介孤女江月白,翻山九重上青云,只为觅得仙人路,放浪天地踏云霄。 修仙之路,逆天而行。 与天争,与地争,与人争,与己争。 师姐日诵十卷经,她便读书到天明。 师兄舞刀百来回,她便弄枪星夜归。 师父炼丹通宵坐,她便丹炉火不灭! 卷不死自己,就卷死别人,争取卷哭全修真界。 【你专注炼丹,由于你卷得太狠,丹炉不堪重负爆炸了,炼丹熟练度-1】 【你搬来铁锅继续炼丹,意外发现铁锅控火更容易,药材受热更均匀,炼丹熟练度+5】 【恭喜,你的炼丹术升级了!】 * 注:修仙数据面板,吐槽属性,不加点不奖励不任务,出场率低,自以为不算系统。

青蚨散人·连载中·27.4万字

闺门荣婿

闺门荣婿

陆明薇重生回被退婚当天。 祸害了她一辈子的渣男正当着她的面侃侃而谈:“薇薇,我知道我一表人才,可你也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 “我们虽然无缘,你也不会再遇上比我更好的人,但你总归要好好的过日子,不要自轻自贱才是。” 上一辈子虚伪惯了的陆明薇睁开眼的第一件事便是朝着这个臭男人呸了一口:“我夸你,是因为我这个人特别虚伪,不是因为你真的牛逼,请你照照镜子,对自己有个清醒的认知,谢谢!” ...... 崔明楼挑了挑眉,他从前只觉得陆明薇除了虚伪之外,还有眼瞎的毛病,这回两个毛病都一起治好了。 陆明薇上辈子孤老终生,是盛京圈子里出了名的老姑婆。 重生一世,她决定痛改前非,男人算什么?她只想独自美丽。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的路越走越不对了。 多金纨绔小王爷,潇洒风流帅将军,年少有为酷首辅,都成了她的囊中物。

秦兮·连载中·18.7万字

重生之高门主母

重生之高门主母

镇国公府世子李陵,英隽异勇,是个铮铮好男儿。 他的娇妻沈氏却觉得跟他过得憋闷。成婚五年,她对他百般柔顺,他却对她没有丁点热乎劲。 若单是因他性子冷,她也认了。 可匈奴来犯,九公主就要被逼着去和亲。李陵居然“冲冠一怒”,为了公主表妹,请旨出征。 她终于明白了他冷待她的原因。 她气得不想跟他过了。 和离书都拟好了,就等着李陵归来署字。 谁知,一觉醒来后,她竟回到了跟李陵新婚时...... --- 李陵娶了个乖巧的小妻子,对他千依百顺。新婚月余,将他伺候得舒舒服服。 这几日,李陵却发现新妇有些不对劲。 清晨再不伺候他着衣了;吃饭也不给他布菜盛汤了;夜里他刚靠近她,她便转过身去了。 威严冷肃的李陵忍不住了。 他凑上前:“夫人,可是哪里不舒服?” 她只给了他个白眼。 李陵抓抓头:“初来府中,夫人可是不甚适应?” 她又低头不语。 李陵心痒难耐,只好时时关注她的一举一动,以便窥探妻心。 某日,观马球赛时,他见她对着场上某男掩面一笑;某日,又见她手托香腮,读着某才子的诗发呆;还有次宫宴,他竟见太子爷朝她微微笑了一下...... 李陵的心一日比一日乱了。

鹊南枝·连载中·21.3万字

大佬又对小祖宗低头服软了

大佬又对小祖宗低头服软了

陆渺:“我掐指一算,你三天后要死。” 顾二爷:“借你吉言,活够了。” 转身便找人风水墓地一条龙。 陆渺伸手,“等等,这业务我熟,肥水不流外人田。” 三天又三天,顾二爷急了,“我到底什么时候死?” 陆渺,“别急,马上!” 三个月过去了,顾二爷生龙活虎,满面红光将人挤入墙角,“渺渺,你救了我的命,必须对我负责。” 顶级玄学大佬陆渺莫名其妙穿成了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还附赠一个将死的未婚夫。 父母盼着她死,顾家兄弟姐妹讨厌她,全城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她笑话。 陆渺左手符篆,右手风水,玩的风生水起。 各路大佬纷纷上门,“顾家彩礼多少,我们愿意出十倍。” 顾家兄妹,“滚。” 顾二爷,“谢邀,已领证。”

密云不雨·连载中·25.2万字

穿成年代文中被夺锦鲤运的女配

穿成年代文中被夺锦鲤运的女配

苏茜穿越到《大院锦鲤少女》的剧本里,成了炮灰女配。 她很快发现自己才是原本的那个锦鲤少女,只是好运都被所谓的姐姐用阴损的手段抢走了,导致她衰运连连。 为了摆脱炮灰的命运,苏茜坚决不当男女主爱情道路上的绊脚石,决定远离男女主下乡插队。 乡下一个瘸腿道士告诉苏茜,要想重新找回锦鲤运,就得多做好事积阴德。 苏茜想了想,家里没矿,咱可不敢随便扶摔倒的老太太,锦鲤运什么的,随缘吧。 苏茜做事随心而行,锦鲤运反倒慢慢的回来了,只是苏茜的桃花运却不怎么好。 忽然有一天,苏茜发现,自己不是桃花运不好,而是一朵朵桃花都被某人偷偷的掐了。

锦翠·连载中·24.5万字

被豪门父母送上团综后,我爆火了

被豪门父母送上团综后,我爆火了

实力派女演员风雅,在喜提影后大满贯、走上人生巅峰的前夕意外身亡,重生在豪门大小姐身上。 _ 上辈子没来得及享受奋斗成果的她当场看开,选择躺平。 _ 有足够厚的家底挥霍,傻子才进娱乐圈打工! _ 结果第二天一早,追星上头的亲妈就把她打包送上了选秀节目。 _ 为了能早日回家躺平,风雅使出了浑身解数。 别人唱歌,她拍着手唱玛卡巴卡。 别人跳舞,她把军体拳打得虎虎生风。 别人rap,她现场表演嘴拉二胡…… _ 一波自黑猛如虎,一看排名在前五! _ 就连她粉了多年的男神,都借机将她挤在墙角,用他唱情歌时惯用的缱绻声调,似笑非笑:听说你的人生目标是混吃等死? 酥得风雅心尖儿猛颤,磕磕巴巴:怎、怎么了?你有意见? 某男神:没。 就是想问问,我这张永久饭票,你要不要? _ 前世今生、双向暗恋、不甜你来打我!

苟宁·连载中·17.3万字

住手机里帮男友查案很正常吧?

住手机里帮男友查案很正常吧?

乔月萤是个美人,矜贵冷艳,高不可攀,但她有个不为人知的怪癖——她喜欢瞿明琮的脖子,健挺,有劲,激烈时青筋暴起似一头野性桀骜的狼,让人浮想联翩,她喜欢极了。 然世事难料,一场车祸让乔月萤的身体和意识分了家,身体变成植物人,而意识住进瞿明琮的手机,从此,她每天都挂他脖子上。

花花了·连载中·17.4万字

全网黑后,她回乡下养老了

全网黑后,她回乡下养老了

许轻知猝死了,享年26岁。 绑定卷王系统,完成任务后,许轻知重回到娱乐圈全网黑人人喊打的时候。 对此,许轻知表示:不卷了,我要回乡下养老了。 种田,下地,摸鱼,养鸡,放牛…… 许轻知无所不能。 许富强看着忙活了一天女儿,心疼:“轻知,别忙了,回来吧。” 许轻知:“爸,我不累。” 蹲在许轻知脚下的两小只撇撇嘴:奸商!使唤的是我们,你当然不累! 许轻知眉头一皱:“今晚有香喷喷的鸡腿哦。” “嘎~”主人最好了。 “喵~”本喵+1。

秋二喵·连载中·21.1万字

小祖宗腰软心野,薄爷沦陷了!

小祖宗腰软心野,薄爷沦陷了!

“薄太太,你老公身心健康,暂时没有分居的打算。” 渣男和亲妹联手背叛,南娇娇扭头就嫁给渣男的表叔,成为他的表婶婶。 从此被宠得无法无天。 “先生,太太把您白月光给揍进医院了,您是去医院还是去警局捞人?” 薄晏清眼皮一抬:“又捞?” “先生,太太把前夫哥的公司给整跨了,想求您帮帮忙。” 薄晏清眉头一皱:“前夫什么哥?你重新说。” “先生……” 薄晏清嚯的站起来,直接往家赶。 他的小妻子欠教育,实在欠教育! 当晚却是他被虐得起不来,抱着她哄:“你乖一点,捅天大篓子我给你兜着,只要你别跑。” “你爱的又不是我,我干嘛不跑。” “谁说我不爱的,我他妈爱死你了!” 燕迟曾评价南娇娇揍人,“腿挺长,腰细。” 难怪薄爷宠得快上天了。 娇娇会撒娇,薄爷魂会飘。

糖棠君·连载中·26.9万字

重生爆红娱乐圈后,渣们后悔了

重生爆红娱乐圈后,渣们后悔了

#万人迷女主/全员重生火葬场+修罗场# 女明星明黛死了,死时声名狼藉,人人叫好。 将她抱错的亲生父母说:“顾家不需要你这种女儿,我们有灵思就足够。” 趴在她身上吸血的养父母说:“让你拿钱养我们怎么了?” 仰望孺慕的哥哥连多余眼神都懒得给她:“我只有灵思一个妹妹。” 交往过的前男友们鄙夷:“你庸俗不堪,除了脸什么都没有。爱我?你配吗?” 明黛不懂,她的一切都是靠双手赚来,为什么在他们眼里,她就是个空有美貌的草包? 然后明黛重生回到十八岁,她发誓要报复! 等等。 那些人怎么自动围上来了? 父母和哥哥:“黛黛,你才是我们的宝贝!” 一号前男友腹黑斯文影帝:“原谅我好不好?” 二号前男友清隽疏离大学教授:“明黛,求你看我一眼。” 三号前男友海王年下小狼狗:“为姐姐我可以做任何事情!” 四号前男友冷漠矜贵商界大佬:“原来救我的人是你。” 明黛不知道的是,前世她死了,所有人都追悔莫及。 父母和假千金划清界限;前男友们夜夜难眠;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对她的追思,她成了不可取代的朱砂痣…… 现在,他们都重生了,一个比一个疯魔、病态,试图弥补过错,渴求她的原谅。 但这怎么可能呢? 明黛重生懂得的最大道理就是——为自己而活! 【男主非前男友,1v1】

姬朔·连载中·34.5万字

打开潇湘书院,看精彩言情小说